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滚动排行政务暖闻 国内国际社会军事辟谣知事 文化司法投诉图片视频 体育娱乐财经科技专题
首页资讯财经产经正文

监管重锤、资本退烧 在线教育在规范中求“变”

新京报2021-06-25 19:58:102阅

一年,从潮起到潮落,在线教育投资也从疯狂到冷静。

并且,美股上市定价机制和A股不一样,今年以来,美股发行价格区间通常是承销商根据公司估值和市场因素等给予的指导范围。“一般来说,美股的发行定价通常会在招股价格区间内。中概股中的在线教育公司市值减少了千亿美元。如果出现市场波动的话,最终定价可能在发行价格区间下限的80%至发行价格区间上限的120%之间浮动。A股上市定价就是按照23倍市盈率给的基准上市价格。还可能有承销券商或者保荐机构或者认购的基金要求实控人底价回购,跌破多少就要求触发底价回购条款,这样实控人也有风险。”有二级市场人士告诉贝壳财经记者。

某教育机构创始人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目前正在等待监管进一步落地。在线教育公司在积极寻求自救。有教育行业上市公司内部人士表示,公司已经在积极布局开展录播课程。

在线教育开启了自己故事的新章节:随着投资热度不断增加,在线教育项目在过去享受着“三高”,高估值、高溢价、高融资,而项目方拿到资金以后也以最快的速度参与到行业烧钱大战之中,利用线上广告、线下投放、高额补贴等各种铺天盖地的宣传手段,将引流发挥到极致,于是,而引流成功之后,项目公司又可以开启新一轮融资。投资人看到不断增长的用户数,自然而然地将巨额融资再次投放给项目方,因此烧钱模式愈演愈烈,加速了行业乱象的爆发。

在线教育行业内已经率先做出了反应,一位教育行业上市公司内部人士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多家在线教育机构已经在探索转录播的形式,如果转录播,那么随之而来就是将不会需要那么多辅导老师。

在线教育行业正在经历变化。

对行业生态进行引导,政策组合拳的出击在整治行业乱象方面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东吴证券研报表示,对龙头企业进行相应的处罚,今年以来,教培行业监管趋严,就存在违规招生收费、虚假宣传、价格欺诈等行为,各地都展开了整治活动,未来校外教育培训市场发展将趋向理性。

最近这段时间,国家对中小学课外辅导机构重拳出击。监管日渐趋严,不少人疑惑,对在线教育行业到底该怎么看?

投资人的态度发生了转变。在今年监管政策重磅出台之前,有投资人依然坚定看好K12赛道,如今,认为教育与医疗是居民发展的两大永恒主题。但事实上,投资人开始避险,有业内投资人士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目前已经不看在线教育赛道,更多会看一些医疗和大健康领域的公司。

风口上的在线教育,一面是高融资、高估值、高收入,另一面是高投放、高获客成本、高亏损;一面是商业模式看似跑通,上述投资人士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另一面是行业普遍亏损,主要依靠资本输血,距规模化盈利尚有一段距离。烧钱的游戏叫停,资本的态度也一下子冷却,而在线教育头部玩家大多还未上市。

李宁告诉贝壳财经记者,在某在线教育机构传出裁员消息之后,投资人在微信群中向该在线教育机构负责人进行求证,该在线教育机构负责人表示欢迎投资机构到公司进行现场调研,随后解散了与一众投资人进行沟通的微信群聊。

在线教育行业求变,走向长期利好局面

面对此前高获客成本的情况,在线教育机构也在积极缩减销售费用,节约开支。有教育行业上市公司内部人士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目前引流方面仍是以用户增长为目标,教育公司已经不想再做花钱又没效果的投放了。

记者 张妍頔 编辑 李薇佳 校对 卢茜

5月10日上午,北京市市场监管局对“作业帮”和“猿辅导”两家校外教育培训机构,均处以警告和250万元顶格罚款的行政处罚。

“我们当时的融资过程是比较顺利的,基本上两个月左右就完成了本轮融资。而正常状态下,教育机构同样也感受到了遍地是投资的疯狂。一位专注于少儿英语赛道的教育机构创始人告诉贝壳财经记者,同体量的公司,整个融资流程会比较复杂,一般在6个月-9个月。”2020年9月,他的公司完成了1.2亿美元融资,这也是到目前为止该公司完成的五轮融资中金额最大的一笔。

监管多次出手,整治行业乱象

6月15日,教育部成立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将会同有关方面拟订校外教育培训(含线上线下)机构设置、培训内容、培训时间、人员资质、收费监管等相关标准和制度并监督执行,组织实施校外教育培训综合治理,指导校外教育培训综合执法。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召开新闻发布会,市场监管总局价监竞争局局长袁喜禄介绍,6月1日,在5月初对“作业帮”“猿辅导”两家机构开展检查的基础上,对新东方、学而思、精锐教育、掌门1对1、华尔街英语、哒哒英语等13家校外培训机构进行重点检查。检查发现,15家校外培训机构均存在虚假宣传违法行为,13家校外培训机构存在价格欺诈违法行为。市场监管部门对15家校外培训机构分别予以顶格罚款,共计3650万元。

教师的资质问题、虚假宣传、违规招生等问题的存在引起监管机构的重视。

网传为新东方内部座谈的消息传出。该网传消息称,新政总体方向为2022年开始,周末、寒暑假都不能上课;6岁以下学科、非学科都不能上。2021年过渡,6月18日,周六可以上,周日不行,今年暑假可以。随后,新东方发布声明表示,未就相关内容进行过所谓的座谈且对上述内容并不知情。

受益于我国二孩三孩政策不断深化,教育资源还是非常紧缺的,在线教育具有教育资源再分配的作用,这是值得肯定的一面,在线教育行业未来如何?“长期来看,并且在政策完善情况下,行业加速洗牌以后有利于行业长期向好发展,学生可以有效获得教育资源,家长以市场化、公开化的价格参与教育资源再分配,将会成为一个多赢的局面。”前述业内投资人士表示。

5月21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审议通过《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双减” 意见),提到接下来将对不合规的校外培训机构 “从严治理”“严肃查处”,以减轻学生负担。

但二级市场人士也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在监管落地后,在线教育机构进一步出清,龙头企业依然值得关注。

“目前投资了在线教育的投资人正在遭遇退出难问题。没有新的融资进来,在线教育机构未能上市的情况下,极易触发对赌机制,在线教育机构的前景不大乐观。”李宁这样表示。

与去年的火热相比,资本对待线教育行业更加谨慎。但从长期来看,受益于我国二孩三孩政策不断深化,教育资源依旧是紧缺的,在线教育行业依然有长期向好的发展前景。业内投资人士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或许将迎来一个多赢的局面。

这一年,在线教育赛道上,无论是投资方还是项目方,都杀红了眼。据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的《2020年度中国在线教育投融资数据报告》,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领域的融资总额超过539.3亿元,同比增长267.37%。这一总额超过了在线教育行业在2016年到2019年四年的融资总额。

改变,在线教育被资本抛弃了吗?它们试图扭亏为盈,正在发生。一家教育机构创始人表示,目前正在等待监管进一步落地。在线教育公司在积极变革,比如布局开展录播课程,比如积极缩减销售费用,节约开支。

责任编辑:王珊珊

公司位于杭州的投资人李宁(化名)在疫情期间将目光重点放在了在线教育赛道上,同样,在线教育机构也被其他投资机构争相看好。“那个时候,2020年,投资教育机构,不看估值、不看盈利,几乎就是靠PPT融资。项目方给资本的考虑时间非常短,几乎没有尽调时间,决定投钱与否的最重要指标就是流量与规模。”李宁说。

2020年是在线教育爆发的一年。在疫情期间,在线教育和线上办公成为了脱颖而出的两大赛道,随着线上技术应用场景的不断开拓,投资人当时都认为在线教育会成为穿越周期的大行业。

在线教育机构内部也在寻求持续生存的办法。变,成为必须。一位头部教育机构内部人士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部门业务长期亏损,投资资金开始对在线教育机构呈现出了观望态度,业务线收窄的情况下,公司或采取裁员的方式控制人力成本。这种看似激进的疗法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在线教育机构在谋求可持续盈利能力的一种方式。不管是砍掉不能盈利的业务线,还是裁员控制人力成本,再或者是控制获客成本,增强自身的造血能力都是在线教育求生的重要主题。

在线教育告别PPT融资时期

资本迅速涌入在线教育行业,不过,曾经的热闹正在退潮,2020年在线教育迎来井喷期,随着监管重锤不断落下,以及一些乱象的暴露,在线教育似乎与资本渐行渐远。有业内投资人士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目前已经不看在线教育赛道,更多会看一些医疗和大健康领域的公司。

在投资资金断流的情况下,在线教育机构想要实现扭亏为盈并不容易,上市会成为在线教育机构的好选择吗?

“被移出群聊”的投资人更要考虑之前的投资收益问题。对于在线教育行业这个通道是否能够跑通,每个投资人都有着自己的看法,但对于目前遭受的挫折,记者采访的所有投资人都是承认的态度。

原标题:监管重锤,资本退烧,在线教育在规范中求“变”

在线教育走到十字路口。一面是资本疯狂涌入后,看似跑得通的在线教育赛道成本一下子被推高,获客难且成本高等问题成为困扰行业发展的一个大问题,另一方面,教育机构普遍在亏损。在线教育行业的未来将如何?

6月1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在京召开的“校外培训机构不正当行为专项治理”专题新闻发布会上,市场监管总局价监竞争局副局长嵇小灵表示,对校外培训机构的行政处罚决定,只是案件的终点,但更是规范整改的起点。

评论列表共0条

    今日推荐

    首页资讯财经产经正文

    相关资讯

    热点资讯